追訪
  昨日下午,廣州福今肉菜市場內的兩家銷售冰鮮雞的雞檔前沒有一位顧客。經營活雞生意20多年的老朱閑坐在木椅上,背後掛著“朱記鮮雞檔”的招牌,身前的冰櫃里擺著19盒冰鮮雞。老朱昨日一早到下午兩點只賣掉了兩根雞腿,此時,隔壁雞檔的生意也一樣冷清。
  自今年五月廣州在四個區的市場試點冰鮮雞以來,作為試點市場的福今肉菜市場朱記雞檔生意逐漸慘淡,“沒人買,好難賣。”老朱向記者抱怨,“一天只能賣幾隻,從五月到現在一直在虧本。如果不是拿了政府補貼的兩次2000元,我都沒有收入了。”老朱有些慶幸地說:“好在現在是自己一個人養自己,如果是別的雞檔,要養活一家大小,肯定沒法生活下去。”
  賣了二十幾年的雞,老朱坦言今年是最難熬的一年。“禽流感到現在都不好賣,以前每天可以賣出二三十隻毛雞,五月份開始賣冰鮮雞一天也就八隻左右。”老朱告訴記者。
  記者看到老朱售賣的冰鮮雞包括清遠雞、文昌雞、竹絲雞等常見品種,每斤22至25元不等,銷量最好的竹絲雞每天也只能賣出4到5只,每隻純利不足4元,雞的散件一日賣出不足十斤。
  “如果大家都賣冰鮮雞,我的生意應該還可以。但是,現在最難的是有很多市場可以賣活雞,為了維持生存,試點區的雞檔只好偷偷售賣光雞。我堅持了幾天單賣冰鮮雞,也堅持不下去了。現在只能隨大流賣些光雞。”老朱皺著眉頭很無奈地說:“其實,賣光雞也很麻煩,顧客來了問買哪一種雞,我都不好說。顧客也不好選。”
  “我還是贊成賣冰鮮雞。賣冰鮮雞確實幹凈,店里也不臭了,不用請工人殺雞,而且保鮮兩三天沒問題。”老朱說:“如果政府能夠在全市推廣冰鮮雞,加強監管不允許賣活雞和光雞,冰鮮雞的生意才有機會。因為人們總要吃雞。否則,這種虧本的生意肯定會一直持續下去。我看看情況,再過幾個月合同到期,我也不打算繼續做下去了。”“不賣雞靠什麼生活啊?”當記者詢問老朱時,他緊繃的臉上竟然有了笑意:“我今年58歲了,兒子都三十多歲自己做生意賺錢了。我可以退休啦。”這是老朱在採訪中第一次露出笑容。
  (孫晶 王田歌)
  孫晶、王田歌  (原標題:“如果都賣生鮮雞)
創作者介紹

居家打掃

tm74tmj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